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83章

    杜玉昭和蓝苍云正在书房里无聊的喝着茶下棋,忽听见廊檐下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抬头看时却见叶逸风抱着锦瑟从雨中快步走来,进了屋子之后只吩咐一声:“快,拿我的针盒来txt下载!”

    蓝苍云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跳起来,去橱柜里拿了一个精致的雕花红木盒子后又匆匆转身送到叶逸风的手里,低声说道:“大哥,怎么回事儿?锦瑟怎么了?”

    叶逸风皱眉说道:“吃太多了,积食,再加上淋雨txt下载。”

    旁边的蓝苍云差点没爆笑出来,不过他再看锦瑟苍白的小脸时,便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了。拉着杜玉昭低声叹道:“大哥到底给锦瑟吃什么了呀,能把她给撑成了这样?”

    杜玉昭低声斥道:“少胡说,活腻了吗你?”

    叶逸风此时没心思跟他们两个说什么,只打开针盒取出银针来在锦瑟的人中穴。想之前她夜里哭闹自己把她给捂得晕过去一样。

    但这次锦瑟却没有立刻醒过来。依然沉沉的昏迷着,双目微微的闭着,湿漉漉的睫毛贴在眼睑上,巴掌大的小脸宛如一朵百合花一样因为这长长地睫毛而楚楚动人起来。

    叶逸风心中一慌,忙把银针从她的人中穴上取了出来。然后抬手把她的手腕扣在手里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诊了一会儿脉,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顺手把针丢回去,匆匆的把她胸前的衣扣解开。

    蓝苍云和杜玉昭赶紧的背过脸去不敢再继续看。

    叶逸风从锦瑟湿透的衣襟里拉出一条红绳,顺着红绳他的手指捻到一个朱红色的小布包上。小小的丝绸布包已经被雨水浸透,白皙的手指一捏,有水渍从布包里渗出来,粘在叶逸风的手指上,带着一点微微的朱砂色。

    叶逸风似乎被这淡淡的朱砂色吓了一跳,赶紧的抬手拨开锦瑟胸前的衣襟看向她的胸口,果然见那里出现一个淡红的印记。那蜿蜒的笔画错综相交,形成一个晦涩难懂的古老的符号,印在她白皙如玉的肌肤上,像是用钝角的硬器在她的肌肤上用力划过之后留下的印记,虽然淡,却很清晰。

    “老三,想办法把曾洪寿给我找来,越快越好全文阅读!”叶逸风的手指在那个淡红的印记上轻轻地抚过,眼神中透过一丝阴霾之色。

    蓝苍云见叶逸风脸上透出少有的阴沉之色,顿时不敢再玩笑下去,忙答应一声纵身跃出门去。消失在迷茫的秋雨中。

    杜玉昭忙劝叶逸风道:“大哥,锦瑟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还是先叫丫头们进来给她换下来吧。”

    叶逸风听见杜玉昭的话,却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你想办法把玉花穗给请到京城来。我有事要麻烦她。”

    杜玉昭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能让大哥用‘请’字的人,在这世上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玉花穗这回是如何招惹到大哥了呀?想到这个,杜玉昭心里越发的不安,小心的问道:“哥,你有什么事儿还用得着她啊?”

    叶逸风看着榻上沉沉昏睡的锦瑟,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吗?”

    杜玉昭摇摇头,心里却鄙夷道,我们哪里知道你哪根筋不对才会做出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今这死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呢,比刚见她的时候那副瘦骨如柴的样子好多了。到底还是大哥精心培育的一朵花啊。

    叶逸风却顾不得杜玉昭在想什么,只是拍手唤了两个丫头进来,吩咐她们给锦瑟换了湿衣服,自己却和杜玉昭踱步走出门去,站在门前的游廊下,看着倾盆如注的大雨,轻声说道:“曾先生曾经夜观星象,细细的推算过,他说今年会有一个天命贵女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此女今年应是十三岁,出生于正月二十五日,乃九天玄女的一丝精魂返回人间,得之,能彻底的改变一生的命运。”

    杜玉昭侧了侧身看了看屋子里,蹙眉低声问道:“大哥说的这个天命贵女该不会就是锦瑟吧。”

    叶逸风点点头,说道:“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那天我带着她给曾先生看过了。曾先生不敢喝她倒的酒,说她乃是非凡之人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杜玉昭惊讶的叹道:“曾先生不敢喝她倒的酒?这果然真是少有的奇闻。”

    曾洪寿在江南虽然没有多大的名气,但杜玉昭是知道他的,此人狂妄至极,自认为已经修仙悟道,从不把世间的富贵之人看在眼里。就算是皇亲国戚给他倒酒,恐怕他也是照喝不误。如今却不喝这小丫头倒的酒可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叶逸风不愿多说,见杜玉昭信了自己的话,方又说道:“她刚到我身边的时候,几乎每晚都做恶梦,胡说八道又哭又闹的。后来我求曾先生给了一道符咒,用红绸子包了带在她的身上之后,果然好了许多。不过这次不是为何,曾先生给的那道不怕水的符咒居然被雨水淋的化开了,里面的朱砂居然被雨水化开,浸透了布包,在她的胸口处印了一个印记。那个印记……我也说不明白是什么……”

    杜玉昭点点头,他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忽然间叫蓝苍云去找曾洪寿了。不过曾洪寿那死老头子是个狂傲之人,老三怕是请不动他呀,于是他担心的说道:“只是,大哥。曾先生常年隐居江南,恐怕他不肯轻易的离开那里来京城啊。”

    叶逸风叹道:“所以你要想办法把玉花穗请过来。曾先生一直想要她配置的一味香粉炼丹用却求而不得。若是玉花穗来了,就不怕曾洪寿不来。”

    杜玉昭暗暗地握紧了拳头,点头应道:“好的大哥,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叶逸风看着杜玉昭要离去,忙又追加了一句:“锦瑟的事情,你一定要严守秘密。还有她昏迷的事情也万不可传出去,确切的说,是不能让锦云开知道。皇上回銮应该还有半月的时间。必须赶在他回来之前把锦瑟救醒,否则会多生事端。”

    杜玉昭忙答应着:“大哥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会办好的。”

    兄弟二人在哗哗的大雨中相视,重重的点了个头,然后各自回身,一个往雨中冲去,一个回了屋子里全文阅读。

    书房里的矮榻上,两个丫头给锦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湿衣服拿下去送去浆洗。又拿了一条薄毯来给她盖在身上。

    叶逸风进来后,挥手让两个丫头都下去,自己却走过去把锦瑟抱起来送到里间的休息室里去。之后他靠在她的身边坐在床边,抬手在她的鼻翼之下试了试她轻弱的呼吸,眉头紧皱,心情差到了极点。

    而此时的锦瑟,便像是经历了一场长途的跋涉一般,只觉得浑身酸痛的要命,四周宁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呼吸之间却像是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四周是光秃秃的白壁,屋子里仅有一张简陋的木床。旁边的地上铺着一块黄色的毯子,上面摆着两个黑色的圆形坐垫,坐垫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炕桌,炕桌上有一个精巧的小香炉。缕缕轻烟从香炉里冒出来,弥漫在屋子里正是那股淡淡的檀香味。

    “这是什么地方?”锦瑟纳闷的环顾四周,心里想着叶逸风怎么会把自己逮到一个这样的地方来呢?

    她微弱的声音似乎惊动了谁,门一响,一个穿着黄袍的白胡子老僧人从外边进来。看见锦瑟从床上坐起来,微微一笑,说道:“锦家的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啊?”锦瑟很是纳闷的看着那个老僧人,不解的问:“你是谁呀。怎么认识我?哦——对了,叶逸风呢?”

    老僧人微微一笑,摇头道:“老衲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不过既然你醒了,到可以你的父亲。他为了你,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父亲?父亲不是好好地陪皇上秋狩么?怎么……”锦瑟说着,便要抬腿下床,却发现自己的小腿忽然间长长了好多,竟然往下一放便踩到了地上,而地上的那双羊皮马靴却让她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慌张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和头发,又看看自己的双手双腿,惊讶的问道:“我……我回来了吗?师傅,我是回到了二十一世纪了吗?爹地呢?爹地呢……”

    老僧人淡然一笑,颔首道:“跟我来最新章节。”

    锦瑟立刻起身跟着老僧人出了这间屋子进了隔壁的一间。推门进去,却见这间屋子的布置和刚才那间没什么区别。她来不及细看便跑到那张简单的单人床跟前去,却见父亲锦云开安静的睡在床上,脸色平静红润,跟平日里睡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难道那只是一个梦?

    庄生晓梦迷蝴蝶……难道一切都只是个梦?父女二人同入一个梦境,一起遇到那些人,和他们演绎那么一段虚无飘渺的故事?

    但不管怎么说,身后的这个白胡子老僧人是一个必须要感谢的人。若果没有他,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回不来了。而父亲也绝不可能去找到自己,父女两个在那样的时空里相遇,相认,重新享受父女之情天伦之乐。

    所以锦瑟在父亲的床前跪了一会儿,确定父亲只是安然无恙的睡在那里之后,徐徐转过身来,对着那位老僧人深深地拜下去,并叩头说道:“大师……我知道你的。父亲果然去了那个时空,我们父女相见,相认了。谢谢你,还请你把我父亲的魂魄召唤回来吧。”

    “阿弥陀佛!”老僧人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微微躬身说道:“施主快快请起。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施主不必谢老衲,一切皆是因缘而起,缘起缘灭并不是老衲力所能及之事。”

    锦瑟猛然抬头,双目含泪道:“师傅,父亲不能一直这样睡下去。你要把他换回来呀。”

    老僧人又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他自求的结果,别人如何能唤他回来?他要回来,自然就回来了全文阅读。”

    “这……这怎么可能呢。父亲说是你把他送到那个时空里去的,所以……”

    老僧人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那么施主,你呢?你又是谁送你去的呢?你父亲并不是老衲送走的,而是你们父女心灵相应,他感受到了你的需要才去找你的。你们父女的缘分,乃是前生今世注定,别人如何控制得了?”

    “师傅,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父女的缘分并没有走到尽头呀,为何我醒了,父亲却又在这里昏睡?”

    老僧人依然是淡然的笑着,却摇了摇头,叹道:“你可以拥有爱,但不要执著,因为分离是必然的。今日的执著,会造成明日的后悔。”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门后还为锦瑟关上了房门。

    “天啊——”锦瑟痛苦的嘶叫一声倒在地上,无奈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哭道:“怎么会是这样……”

    同样是阴雨天,这里确是春雨连绵。锦瑟从父亲熟睡的禅房里出来,迎着风站在禅院里看着漫天飘散的雨丝,微微的虚起眼睛,无奈的问道:“老天啊,你可真是会捉弄人啊!”

    风忽的一下子吹过来,卷着雨丝绕上锦瑟的衣裙,她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炙热。好像是有烫红的针尖刺了一下,那种辣的疼痛直接钻到心里去。

    她忙低头解开胸前的衣扣,却发现自己的胸口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印记。

    这个印记很是奇怪,笔画歪七扭八的纠结在一起,像是道教里面用来收鬼的符咒一般,又像是某些古老的文字。淡淡的朱红色,好像是钝器在肌肤上划过后留下的红印一样。

    “这是什么?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纹身?”锦瑟奇怪的抬起手来,轻轻地抚在那些印记上,便觉得肌肤上有灼热的感觉顺着指尖沁入血液之中,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想到了某个人的怀抱txt下载。想起了那些梦中哭醒的夜晚,他极其温柔地把自己搂进怀里的感觉。

    叶逸风,你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仅仅是一个入梦来的虚无飘渺的影子?为何想起你的时候,这种刻骨的感觉,如此真实?

    此时锦瑟心中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回到那个时空去,找到父亲,找到叶逸风,告诉他们自己只想跟他们在一起,不管是生活在梦里,亦或现实之中。她只想跟他们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不管是现代社会还是封建社会。

    这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只要相爱的人能够相守在一起。

    佛说,今日的执著,会造成明日的后悔。可是如果人生连这一份执着都没有了,那活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她所怀有的这份执着却是一个虚影,一个根本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梦,自己还要执着下去吗?

    转身推开禅房的门,锦瑟又回到了父亲的床边,慢慢的在床边坐下来看着父亲慈祥的面容,闭上眼睛就是叶逸风那张冷漠阴沉的脸和关心热切的眼神,锦瑟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为难,左思右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雨停了。天边居然出现了一道七色的彩虹。

    叶逸风站在窗户前往外望去,看见天边的那道模糊的彩虹在湛蓝的天空中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又慢慢地消失掉,恨不得化身为一缕青烟随风飘到天上去,把这个死丫头的那缕魂魄抓回来。

    雨后夕阳格外的灿烂,金色的光辉笼罩着大地,当天边的彩虹渐渐消退的时候,却又是漫天的晚霞。叶逸风转过身去看着依然昏睡的锦瑟,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她抱起来,往内宅走去。

    别院里所有的丫头仆妇都知道锦瑟姑娘因为淋了一场雨而病倒了。大少爷心急如焚想尽了办法却治不了她的病,所以一个个儿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哪里做的不好惹怒了大少爷,而变成大少爷发泄怒火的炮灰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叶逸风回房后把锦瑟轻轻地放在床上,又自己去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来换上,吩咐珍珠没事儿都出去伺候着,不叫的话谁都不许进来。然后自己把房门插上,转身上床,躺在锦瑟的身边,侧身以手撑着头,安静的看沉睡的她。

    这死丫头跟了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是长胖了不少。想想第一次看见她穿着一身粗布裤褂胡乱的翻着书桌暗格里的东西,然后找到一枚铜钱研究一番后失望的嘟囔着:盛华通宝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便觉得这个小女孩果然是与众不同。

    她长在贫困之家,居然不知道老百姓每天都为之辛苦劳作的铜钱是什么东西。还带出那种鄙夷的神情,仿佛是不属于这个世界,好像真的是从天上降临到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虽然,她那瘦骨如柴的小身板和黑黝黝的肌肤都跟仙女不搭边。但叶逸风依然就认定了,她就是曾先生说的那个有着九天玄女的一丝精魄的天命贵女。

    那一次,她气急败坏的骂他不是人,并且强调了一句:你全家都不是人。

    当时他忽然间觉得心里很痛快。

    全家都不是人!你们全都是畜生。

    是的,那些人都是些怪兽,都是些为了权势和钱财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这是叶逸风从很小的时候就憋在心里的一句话。但是他却从来不敢说出来,甚至连组织一下语言都不敢。

    他只是怀着对那个深宅大院的仇恨,一天天的活到今日。他无时无刻不在遮掩自己的雄心壮志,无时无刻不在遮掩自己身上的才学和光彩。

   &